怎么說服周冬雨剃頭?導演曾國祥:全組人都陪她啊
2019年10月30日 16:28  來源:錢江晚報  宋體

  《少年的你》票房、口碑一路暴漲 本報記者專訪導演曾國祥——

  怎么說服周冬雨剃頭 全組人都陪她啊

  本報記者 陸芳

  《少年的你》上映5天,票房、口碑都節節攀登,截至昨天,票房過7.3億元。除了兩位主演周冬雨和易烊千璽之外,導演曾國祥也再度引發關注。

  三年前的一部《七月與安生》,讓這位年輕導演進入大眾的視野,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著名影星曾志偉的兒子。

  曾國祥大學學的是社會學,畢業后進了陳可辛的公司,從打雜開始,慢慢做到制片助理、副導演。

  《少年的你》由《七月與安生》原班人馬打造,也是曾國祥與監制許月珍、演員周冬雨的再度合作。

  錢報記者前日專訪了曾國祥和監制許月珍,聽他們聊了聊“少年”的臺前幕后。

  曾被曾志偉評價“太文藝”

  面對現在鋪天蓋地的好評,曾國祥顯得很謙虛,一再表示不覺得自己有多好。

  錢報:學社會學,對拍電影有幫助嗎?

  曾國祥:社會學教我怎么有同理心,讀了很多不同思想家對整個世界的理解。你會慢慢變得學會怎么從別人的角度看事情,做演員也好,做導演也好,都是要從每部戲每個角色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呈現的每個人物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刻板的面孔。

  錢報:聽說你爸(曾志偉)以前說你太文藝?

  曾國祥(笑):是的。這幾年,慢慢變得沒那么固執,也懂得多欣賞別的類型電影。以前真的偏文藝,有點看不起商業電影。后來慢慢覺得,很多拍文藝片的導演也拍了很了不起的商業片,商業片里面也有很文藝的地方。其實我覺得拍自己嗨的電影,是很自私的行為,電影需要觀眾一起欣賞。你拍一個電影,觀眾看不懂,或者不喜歡,都是一種失敗。票房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不是要很多人看,只是要看過的人都喜歡,都能從電影里拿到一點東西,就是好電影。

  高考的鏡頭是到考場外抓拍的

  曾國祥作為一個沒有經歷過內地高考的導演,為拍《少年的你》做了不少功課。

  錢報:您是怎么將高考拍得那么真實的?

  曾國祥:我自己比較喜歡真的東西,所以我特別在意這個事情,不希望拍的片,大家看了覺得我不接地氣。創作過程我會不斷問自己,問編劇問監制,是不是這樣說。然后自己也多下一點功夫,比如,我們看了很多紀錄片,看了很多書,找了很多老師和學生聊,每個認識的朋友都去聊,問他們到底是怎么走過來的。我們知道高考是人生最公正的平臺,讓大家公平公正地去奮斗。去年6月高考的時候,我們跟攝影師、監制去考場外抓拍了很多,那兩天的抓拍對我有很大的幫助。現在電影里邊很多高考元素都是那天抓拍的。

  錢報:現在有很多網友在期待,《少年的你》像《我不是藥神》一樣,真正推動一點社會進步。

  許月珍:我覺得,說要推動社會進步有點大,我希望更多人看到這個片。現實里有很多受過傷害的人。(電影)里面有很多人可能犯錯了不知道,很多人沉默也是有錯的,我們希望(電影)能讓大家做得好一點。我們希望父母小孩一起去看,父母能了解小孩在經歷什么,經歷過什么,更好地去了解他們。只有大家互相了解,才會產生更多愛,不會傷害別人。

  怎么說服周冬雨剃寸頭

  《少年的你》是曾國祥和周冬雨的第二次合作,周冬雨被很多人評價超過了《七月與安生》里的表現。出于不想提前透露電影中的角色形象,殺青后,周冬雨還戴了整整半年假發,直到電影上映,才把真相告訴大家。

  錢報:您是怎么說服周冬雨剃寸頭的?

  曾國祥:剃頭場景我們覺得是故事里很重頭的戲,你會特別心疼這兩個人。那場戲拍了兩天,第一天先剃了冬雨的頭,第二天再剃了千璽的頭。

  我陪她(周冬雨)剃,沒有需要很大的說服,她知道故事里需要有這個環節,不是我們拿來做一個噱頭的。她挺理解的,唯一的條件是劇組里其他人都陪她剃,所以我們有一個照片,有發過朋友圈,可能有的人看過,我們坐在臺階上,每個人剪了一個寸頭的大合影。我每次看到那張照片都很感動,真的很能代表我們當時的心境。去年我們在很熱的地方拍,很投入、很熱血地在做好這個作品。

  錢報:有人說周冬雨是周迅接班人,你怎么看?

  許月珍:我覺得很不一樣。周迅我也合作過,《如果·愛》。周迅也很敏感,我記得有一次拍馬戲團小孩練雜技的戲,她立馬就哭了。周迅更脆弱更細膩,周冬雨有一個讓我跟導演特別喜歡的地方,她有一種不甘,很倔強。可能她身體里面有一個反叛的小孩。

編輯:陳少婷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