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橡膠王”雷賢鐘:為新中國帶回“貴過黃金”的種苗
2019年10月08日 16:12  來源:中新網海南  宋體

  中新網海南新聞10月8日電 巴西《南美僑報》采用中新社海南分社稿件,題目:追憶“橡膠王”雷賢鐘:為新中國帶回“貴過黃金”的種苗

  中新社三亞9月24日電 題:追憶“橡膠王”雷賢鐘:為新中國帶回“貴過黃金”的種苗

  中新社記者 王曉斌

  海南三亞一處不起眼的小山坡,幾十棵老橡膠樹環繞,馬來西亞歸國華僑雷賢鐘長眠于此。墳前的墓碑顯示,有“橡膠王”之稱的雷賢鐘被子孫們稱做“遷瓊始祖”。

  這是一個午后,雷賢鐘長子雷德萬點燃一柱香,祭告父親有客來訪。他向記者講述了父親不平凡的一生。

  時鐘撥回到七十年前。祖籍福建的雷賢鐘經過20余年奮斗,在馬來西亞已擁有自己的橡膠園和木材加工廠。1949年新中國成立,“爸爸在報上看到周恩來號召海外僑胞支援祖國建設的消息,就決定回國發展橡膠事業。”雷德萬回憶道。

  1955年,九歲的雷德萬隨父親跳上離港的輪船,隨行的行李中,有一百多斤膠籽、三百多株芽接樁和兩百多米長的芽條,目的地是海南島。“選擇來海南島而不是回到家鄉福建,是因為爸爸的愛國心和事業心。”雷德萬說,在舉家歸國前,雷賢鐘已經就新中國的橡膠產業做過一番考察,發現“福建老家種不了橡膠,能種橡膠的海南品種差、產量低”。

  “爸爸在1954年回海南考察時就成立了華僑僑福墾殖公司,因為不知道哪一個更適宜海南的土壤和氣候,當時一共帶了十幾個不同的橡膠品種。到海南島之后,在這片原來是原始森林的地方開荒,種植橡膠。”雷德萬指著墓地四周的橡膠樹說,眼前的橡膠樹即是當年所植。他們當年還總結出了“環山行”(即在山坡四周挖一圈溝以利蓄水)、“一短兩長”(橡膠苗之間種植毛蔓豆、香茅草,既能提供生物肥料又避免雜草叢生)等種植方法。

  海南農墾提供的材料顯示,雷賢鐘開荒墾殖種橡膠的事跡獲得周恩來等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1956年,雷賢鐘受邀前往北京參加全國僑聯大會。在北京期間,周恩來總理當面贊許其帶回國的橡膠種子貴過黃金。

  1958年,墾殖公司并入南田農場,雷賢鐘任作業區副主任。1959年第一批種下的芽接苗橡膠開割,其中一個良種平均單株年產干膠六至八公斤,比海南本地實生樹產量高四倍多。上世紀六十年代起,國內各橡膠農場開始從南田農場引進良種,到八十年代,僅海南墾區就種植雷賢鐘引進的良種兩百多萬畝。

  “雖然爸爸在‘文革’期間吃了不少苦,我們家庭成員都受到了影響,但他常常教導我們兄弟姊妹要愛國,要體諒國家的難。”雷德萬說,直到1978年父親才被摘去“黑七類”的帽子,復職后他騎著當年帶回國的自行車,四處檢查指導橡膠作業。“1984年爸爸因胃竇癌不治,按照他的遺愿,我們將他安葬在這片飽含他心血的橡膠林。”

  逝世多年的雷賢鐘,依然被人們銘記。2014年,海南農墾博物館展出一口雷賢鐘當年運橡膠種苗的木箱。這口被該館奉為“鎮館之寶”的箱子雖其貌不揚,卻因為獨特的歷史意義而被鑒定為國家一級文物。

  南田農場一帶,作為經濟作物,橡膠的地位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讓位給了產值更高的芒果,但雷賢鐘的名字依然留存在附近居民心中。“你看擺在墓碑前的白酒啤酒,都是附近民眾自發拜祭留下的。”以三亞僑聯副主席職位退休后,雷德萬留在南田守望家園。(完)   

編輯:王曉東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