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游泳成必修課 去哪游 誰來教 怎么學亟待破解
2019年08月09日 09:53  來源:海南日報  宋體
8月6日,一名小學生在文昌中學學習游泳。見習記者 封爍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8月6日,一名小學生在文昌中學學習游泳。見習記者 封爍 海南日報記者 袁琛 攝

  當游泳成為必修課

  兩年已有二十萬中小學生學會游泳,但缺場地缺師資等亟待破解

  ■ 海南日報記者 陳卓斌 見習記者 習霽鴻

  游泳,正從一項興趣愛好變成海南中小學生的必備技能。

  8月2日,文昌中學迎來了數十名學游泳的校外學生。轉肩、擺頭、換氣……7歲的李明是泳池里年紀最小的孩子,由于學習進度慢,游得格外賣力。池邊,媽媽夏女士不時為他加油打氣。“過去,由于缺少場地和系統教學,想讓孩子學會游泳的心愿一直難以實現。”夏女士說,“現在好了,孩子就近就能享受到專業的游泳教學。”

  這一轉變,源自我省2017年9月印發的《海南省普及中小學生游泳教育實施方案》(以下簡稱《方案》)。這將使全省中小學生掌握游泳技能并終身受益,與美好新海南一起健康發展、共同成長。

  自此,我省中小學生游泳教育工作加快推進,截至今年7月,全省中小學校在建和竣工游泳池250個,累計培訓中小學生22.6萬人,達標率超93%。

  去哪游?

  近兩年全省學校竣工在建泳池250個,各市縣已制定方案,統籌泳池服務周邊學校

  澄邁縣永發鎮岑后村依南渡江而建,日夜奔流的江水哺育了一代代村民,但也曾吞噬過許多年輕的生命。

  2017年6月24日,7名中學生相約到岑后村釣魚,其中3人意外落入南渡江,不幸溺水身亡。

  悲劇接連發生。6月24日、25日兩天,文昌、澄邁、海口發生3起學生溺亡事故,5條鮮活的生命就此消逝。

  在四面環海、長夏無冬的海南島,孩子們親水的天性更易被激發。與此同時,受游泳教育普及度不高、水域復雜等因素影響,學生溺亡事故時有發生。

  為在廣大中小學生中普及游泳安全知識和游泳技能,提高學生的身體素質、生存技能和急救能力,從源頭上遏制學生溺水事件的發生,2017年9月5日,省政府辦公廳正式印發《方案》,決定在全省范圍內全面推進中小學生“學游泳、防溺水、懂自救”系統教育工程,到2020年實現“全省中小學畢業生人人會安全游泳”的目標。

  “表面上看,游泳本應是海南學生的強項,但事實并非如此。”省教育廳體衛藝處處長盧剛介紹,在《方案》印發前,省教育廳曾進行過摸底調研,結果顯示全省80.78%的中小學生不會游泳,且在2016年以來溺亡的90多名學生中,有90%以上不會游泳,“主要原因在于學校缺少場地,學生們沒地方學游泳,技能普及率不高。”

  游泳教育進校園,要克服的第一關便是場地關。《方案》印發時,全省擁有泳池的學校僅有9所,即便在省會海口市,首個市內小學校內泳池也是到2018年3月才正式投入使用。

  “場地有限。我們學校占地面積7.2畝,在建有3棟教學樓和一座操場的前提下,已難以再新建泳池。”海口市龍峰實驗小學副校長郭環說,“有的學校曾組織學生到周邊小區泳池開設游泳課,但小區業主對此意見很大,屢屢投訴,之后不得不放棄。”

  省游泳運動協會副會長曹彭說,內地有的地區針對學校場地不足的情況,摸索出利用支架泳池的辦法,拆裝便捷,價格也不高。

  2018年7月,海口市龍峰實驗小學投用支架泳池。在此之前,這種泳池已在海口市東山鎮、永興鎮的部分學校進行推廣使用。

  然而,這一做法并沒有持續太久。由于支架泳池存在一定安全隱患,很快被取締。新建泳池,成了不少學校開展游泳教育的迫切需求。

  可是,沒有場地,泳池該怎么建?根據《方案》,為加快游泳場地設施建設,鼓勵有條件的學校在校內建設泳池,沒有條件的學校可利用PPP模式在校外建設泳池,并鼓勵社會資金自建泳池,服務中小學生游泳教育。此外,各市縣政府要加強游泳場地設施用地保障。

  盧剛介紹,《方案》印發后,我省全面啟動泳池建設,初期計劃建設泳池277個。“截至今年7月,全省學校竣工泳池104個,在建泳池146個。”

  從區域上看,目前大部分市縣均已啟動泳池建設,仍未動工的萬寧、洋浦等地,也將于本月完成招投標,以盡快啟動工程建設。今年9月,除萬寧、洋浦外,其他市縣都將有一批新泳池投入使用。

  此外,“各市縣也已制定具體方案,統籌有泳池的學校、小區、培訓機構服務周邊學校,目前這一工作正在穩步推進中。”盧剛說。

  誰來教?

  持證游泳教師增至8204人,鼓勵有條件的市縣和學校購買服務開展游泳教育

  “手臂抬高,注意換氣……”在李明身旁,教練陳貽能背靠泳池壁,緊盯著孩子的每個動作。

  陳貽能并非文昌中學的教師,而是一名來自海口飛云龍文體運動俱樂部有限公司文昌分公司的專業游泳教練。

  游泳師資力量不足,是擺在我省不少學校面前的另一道難題。文昌中學副校長胡靜告訴海南日報記者,文昌中學共有6000多名學生,但符合游泳教學資質的校內教師僅有4位,遠不能滿足需求。故校方和企業簽訂協議,委托企業開展游泳培訓。

  在《方案》實施前,根據調研,我省中小學教師中,近九成教師沒有參加過任何形式的游泳培訓。盧剛介紹,為解決這一問題,我省多渠道配備游泳培訓師資,對2018年以來我省各中小學校新招錄的體育教師,均設置了“會游泳、懂救生”這道門檻;另一方面,鼓勵有條件的市縣和學校通過購買服務的方式,聘請有資質的專業團隊或個人到校從事游泳教育工作。

  今年以來,我省中小學生游泳教育普及工作進入更加規范的階段。“立足于省內實際,省教育廳委托省校園游泳協會舉辦崗前培訓班,邀請北京體育大學中國游泳運動學院院長溫宇紅前來授課,幫助游泳教練規范上崗和開展教育教學工作。”盧剛介紹。

  為吸引更多師資力量,在今年6月舉辦的全省普及中小學生游泳教育現場推進會上,省校園游泳協會特別提出,除參加崗前培訓班外,各游泳培訓機構也可以組織人員向省校園游泳協會咨詢崗前考核的內容和標準,通過自學等多種方式,在掌握相關知識和能力后自行參加考核,通過考核者可視為通過崗前培訓。

  目前,我省各市縣校內、校外持證游泳教師已增至8204人。相比于全省170萬中小學生來說,師資力量仍有待進一步增強。

  怎么學?

  大綱教材已編制完成 明年推廣至全省小學

  以安全為目標的游泳教育,在教學過程中的安全保障,同樣重要。

  在海口市濱海第九小學,校內并未建設游泳池,學生們需要到對面小區的游泳池上游泳課。該校體衛藝處副主任吳少勇介紹,為了保障學生們在上課路上的安全,自學校到泳池,幾百米的路段均設有監控,同時實行班主任和體育教師陪同、多次點到機制。

  “根據《方案》,每次上課,培訓機構需要公示當天泳池水質、水溫,且必須安排3名以上的救生員,并規定1個教練所教學生數量不得超過20人。”吳少勇說,學校還探索設計了針對打雷、突降暴雨等惡劣天氣的應急疏散預案。

  并不只是海口市濱海第九小學在進行這樣的探索。海南日報記者從省教育廳了解到,對泳池建設和使用標準、培訓機構及人員資質、保險購買等,我省均作出了明確要求,目前均已落實到位。此外,我省將加快建設5個省級中小學生安全應急綜合演練基地,增強學生安全意識。

  根據《方案》,針對校內的游泳教學和訓練,我省要求在小學四年級開展游泳教育(包括理論授課和實踐教學),并進行達標測試;針對校外的游泳教學和訓練,培訓機構要在學校的監督下,對學生進行達標測試。

  那么,到底怎么學,怎么考?盧剛介紹,在前往浙江、上海、廣東等地調研的基礎上,省教育廳已聯合北京體育大學,按照小學趣味化、初中多樣化、高中專項化的原則,完成了普及中小學生游泳教育教學大綱和教材的編制。不論是校內教學還是校外教學,都將以此為標準。

  今年5月,小學教學大綱和教材已在6個市縣20所試點學校的四年級學生中投入使用。根據計劃,今年秋季開學后,省教育廳將在每個市縣設立試點學校,明年秋季,將推廣至全省小學四年級學生。

  同時,我省還通過開展游泳“暑假作業”,鼓勵對學生家長進行獎補等方式,讓家長帶領中小學生到校外學習游泳。其中,通過達標考核的小學生,省級資金補助標準為每人200元,市縣補助標準為150元至300元不等,由家長向學校申領。但是否執行這一獎補方式,根據各市縣和學校的具體情況確定。

  值得注意的是,與小學在四年級開設游泳課不同,中學可根據各自實際選擇開課年級,培訓均為免費,但均需保證開足32個課時以上。

  針對達標考核的問題,吳少勇介紹,學生需在沒有輔助的情況下不間斷游25米,并通過安全游泳和防溺水知識筆試。“考核對泳姿沒有要求,目前各校主要組織學生學會基礎的蛙泳,并不要求掌握更高難度的自由泳、蝶泳等。”

  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介紹,考核要求在學校、培訓機構和學生家長代表的監督下進行,整個考核視頻信息將由學校存檔以備審查,存檔時間要求不少于3年。考核達標的學生,學校將對其發放由省校園游泳協會統一監制的游泳合格證書。

  針對社會關切的“游泳進入中考”事宜,我省目前正在制定相關方案,預計將于明年把游泳列入中考體育的選考科目之一,具體的考試形式、標準、地點正在謀劃當中。

  (海南日報海口8月8日訊)

編輯:李奧迪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