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昌—正文 分享
湖淡啟示——一個村莊的垃圾分類探索
2019年03月15日 16:18  來源:海南日報 
實施垃圾分類處置后,文昌湖淡村村容村貌煥然一新。本報記者袁琛攝
實施垃圾分類處置后,文昌湖淡村村容村貌煥然一新。本報記者袁琛攝
不可回收的生活類垃圾,集中投放在設在村頭的垃圾桶里,由保潔車清走。本報記者袁琛攝
不可回收的生活類垃圾,集中投放在設在村頭的垃圾桶里,由保潔車清走。本報記者袁琛攝

  本報記者 李佳飛

  3月10日清晨,68歲的云大吉起床后走到院子墻角,將一袋“不可回收”的生活垃圾拎出來,準備丟到村口的垃圾桶里。在他走過的大半個村莊里,綠草如茵,地上見不到一片垃圾。

  “還是老家好啊!你看我們的村子,這么干凈,這么漂亮,住著可舒服了!”見到海南日報記者采訪,老人家用自豪而響亮的聲音說,定居在香港的兒子一再打電話催他去香港,但他還想在老家多住一段時間。

  湖淡村村民小組,隸屬于文昌市馮坡鎮昌里村。幾年前,這里還是垃圾雜亂,蚊蠅紛飛。現如今,村莊潔凈有序,村民不僅不亂丟垃圾,還學會了將垃圾分類,啤酒瓶、包裝箱等可回收的垃圾,被整齊地聚攏在各家庭院里,等待被回收。

  全國人大代表、海南省生態環境廳廳長鄧小剛日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國雖然出臺過垃圾強制分類的相關規定,可沒有統一的分類標準,各地都在摸索制定地方法規,需要主管部門牽頭,從源頭到最終處置形成有效管理體系,湖淡村摸索出的成功經驗,值得總結、推廣。究竟是什么原因讓一個村子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困擾全國各地的垃圾問題,為何在湖淡村得到解決?

  丟個垃圾

  用得著那么費事?

  推行垃圾分類,培養分類意識和習慣是老大難

  從馮坡鎮墟到湖淡村有七八公里的路程,由于地處偏僻,湖淡村一度貧困。云大吉年輕時就外出闖蕩了,他去過泰國,也曾在廣州、深圳等城市生活,最后定居香港。在城市,他最大的感受就是“生活居住的環境比農村干凈”。

  “可是,為啥我們的鄉村不能變干凈呢?”早在1994年的時候,云大吉就想過這個問題。所以每次回村,他都有意識地將自家的垃圾收集起來存放。后來,臨近的鳳尾墟有了垃圾桶,他便騎摩托車將垃圾送到3公里外的鎮墟。當時,有村民不理解,還嘲笑他:“丟個垃圾用得著那么費事?”

  面對嘲笑,云大吉沒有辯解,仍堅持送垃圾,并將自家的庭院打掃得干干凈凈。

  無獨有偶,同樣從湖淡村走出去的云天龍,2013年去日本考察,看到日本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都很整潔,老人、青年、小孩,都不會隨手亂丟垃圾,懂得將垃圾分類。他一下子想到自己的家鄉:“湖淡村也可以這么做嗎?”

  2014年,回到海南的云天龍,首先倡導和推動在他們公司開發的住宅小區開展垃圾分類試點:他爭取到海口市環衛局的支持,為小區居民每家每戶發放了兩個垃圾桶,再通過物業管理處對社區居民開展宣傳教育,引導大家養成不亂丟垃圾和對垃圾進行分類處置的習慣。

  然而,結果卻并不盡如人意:雖然很少再有人亂丟垃圾了,但是大多數人仍沒有分類的意識,不清楚該如何將垃圾合理分類,回收來的垃圾通常還需小區保潔員進行二次分類。

  城市尚且如此,要在農村推行垃圾分類豈不是更難?這是很多人的疑慮。但是,云天龍和湖淡村的一批鄉賢、黨員和村干部并沒有放棄嘗試和努力。去年下半年,他們正式提出在村里實施垃圾分類。

  哎呀,老父親被曝光了!

  美麗鄉村建設論壇開到了村里,生態環境保護深入人心,鄰里親友互相監督提醒不能在維護村莊環境方面“掉隊”

  雖然早已在外地有居所,但每年春節前后,云大吉都會回湖淡村住一段時間。讓他感到欣喜的是,近兩年,也有其他村民像他一樣,在家里放置了垃圾桶,將垃圾收集清理,而不是隨手倒在路口或是小樹林里。

  偶爾,也有村民陋習難改,隨手就將垃圾丟在了草地上,如果其他村民見到了,會拍下照片發在村子的微信群里“曝光”,這個群叫“湖清云淡”。有一次,在深圳工作的村民云天鑫在微信群里看到,家中70多歲的老父親亂丟垃圾被村民拍照“曝光”了,他立即打電話告訴父親不能在維護村莊環境方面“掉隊”。現在,亂丟垃圾的現象越來越少。

  在海口工作的云天龍幾乎每個周末都會回村,他常常和村干部聚在一起,甚至把村民請到家中吃飯,商量怎么把村莊環境整治干凈。

  湖淡村外出村民約占全村人數的三分之二,所以村里一直有個傳統:每年春節大年初三都會舉行團拜會,返鄉青年和全體村民會聚在一起。趁這個機會,云天龍等人倡導舉辦了“美麗鄉村建設論壇”,并邀請省內外專家學者參加,對村民進行宣傳教育。

  85歲的村民陳金英,原本習慣隨手將垃圾丟到山里或是樹叢間,今年春節,她第一次將家里的垃圾送到村子水庫邊的垃圾桶里。“雖然要走大概10分鐘的路,但活動活動也挺舒服的。”陳阿婆說,看到村子越變越美,她住著也舒心。

  為全面改善人居環境,2018年,湖淡村實施了4大工程:一是對村內破舊危房進行全面清理,共拆除了10余間危房,清理了村莊衛生死角和破舊房屋的建筑垃圾,騰出的空地種上了草皮;二是完善村內的路網,硬化的水泥路基本連接到每家每戶;三是安裝了太陽能路燈,新建燈光球場,豐富了村民的休閑文化生活;四是整合多方資源,籌集資金對村內池塘進行改造,修繕堤壩、水利灌渠等設施。

  70歲的村民云天宏是一名退休教師,他的家離山塘水庫很近,庭院四周都是草坪和綠樹。每天,他除了讀書看報、喝老爸茶,最大的愛好就是修剪花草,把庭前屋后打理得井井有條,像座小花園。每逢周末或節假日,他在城里的孩子們,都喜歡往老家跑。這時,他就樂呵呵地“炫耀”:“你看,農村只要把環境衛生搞好了,一點都不比城里差呢!”

  干凈的村子,孩子們更愿意回來

  人居環境好,回鄉的年輕人越來越多,老人們也更有動力呵護好村莊環境,村里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從提出實施垃圾分類至今,雖然只有短短半年時間,但湖淡村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全村看不到一處露天的垃圾,甚至連蒼蠅蚊蟲都比別的村子少很多;家家戶戶庭院里都放著兩個垃圾桶,一個用來裝礦泉水瓶、廢紙箱等可回收的垃圾,一個用來裝不可回收的生活垃圾。廢舊電池等有害垃圾則統一放在村文化室。

  為什么湖淡村村民能自覺做好垃圾分類?云天龍認為,一是該村前期進行的環境衛生整治提高了村民的主人翁意識,他們既是美麗鄉村的建設者,也是受益者,共同維護好村莊衛生環境,對每個人都有利;其次,該村民風淳樸,鄰里之間團結和睦,其中不少村民有在城市生活的經歷,有處理好垃圾的習慣和意識;第三,鄉村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緊密,熟人社會,容易形成監督機制和道德約束力,例如一些外出工作的年輕人也會對在老家的親人進行監督和教育;四是制度保障,2016年以來,湖淡村就開始了保潔員制度和“門前三包”責任制。

  村民云天化的兒媳婦王咸花平時在瓊海工作,因為經常參加社會志愿服務活動,曾系統地研究過城市垃圾分類。今年春節回家,她專程帶回一些垃圾樣本,在村文化室給村民們上了一堂如何將垃圾進行分類的講座。

  村民云翠蘭的外孫女王美茵在文昌市文城鎮讀小學六年級,今年春節到外婆家時,也學習了垃圾分類方法。現在,她每天跟外婆通電話時總不忘問一句:“阿婆,你將垃圾分類了沒?分得對不對?”一說到這兒,老人家就笑得合不攏嘴。她說,干凈舒適的村子,讓孩子們更愿意回來,老人們也更有動力呵護好村莊環境。

  湖淡村村民小組組長云天春介紹,村民主要將垃圾分為三種類型: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和有害垃圾。其中,可回收的垃圾由村民保存在家中,村里聯系了廢品收購站,每隔十天半個月上門收購;不可回收的生活類垃圾,由村民收集后投放在設在村頭的垃圾桶里,由保潔員清走,日清日畢;有害垃圾,統一放在村文化室,由市環保部門來處理。

  負責馮坡鎮昌里片區垃圾清運的保潔員符彬注意到,相比其他鄉村,湖淡村不僅垃圾少,垃圾桶也是最干凈的,因為大家都自覺把垃圾投放在桶內,很少堆放在桶外,所以清運時方便省事。

  村民云天松平時在海口工作,現如今幾乎每個周末都會帶妻兒回村。“村里空氣好、環境好,小孩子有玩耍的空間,都愿意回來!”他說,湖淡村的人居環境好,回鄉的年輕人也越來越多,村里呈現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湖淡探索帶來的

  不僅是村容村貌的變化

  垃圾分類實踐賦予鄉村新活力,引導村民發展特色旅游和高效農業,推進鄉村振興

  “獲得感、自豪感、幸福感的提升,是村民自覺參與環境保護的內動力。”海南大學教授鐘哲輝說,美麗鄉村建設中人是最關鍵的要素。湖淡村能夠做好垃圾分類,離不開村民的熱情支持和參與。

  總結湖淡村垃圾分類實踐之于鄉村振興的意義,鐘哲輝認為:一方面,湖淡村探索實施“一核兩委一會”村級管理模式,村干部、黨員以及外出返鄉人員在美麗鄉村建設中發揮了很好的帶頭作用,值得其他鄉村學習;另一方面,鄉村振興過程中要注重激發人的主觀能動性,讓村里的事變成大家的事,提高村民的主人翁意識。

  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云天龍沒想到,由于村民對環保理念的認同,湖淡村的發展規劃得以順利推進,例如村里一座正在改造中的山塘,淤泥已經堆積了60多年,清理費用預計近10萬元,當他提出從村集體收入僅存的10余萬元中拿出10萬元來完成這項環保工程時,竟然沒有一個村民反對。

  馮坡鎮昌里村黨支部書記云大德說,看到湖淡村的變化,其他村莊村民都很佩服,接下來,將組織其他村莊村民到湖淡村參觀學習,同時引導大家發展特色鄉村旅游和高效農業產業,例如民宿、農家樂等,吸引更多年輕人返鄉就業、創業,增加村民經濟收入來源,共同推進鄉村振興,賦予鄉村新的活力,“有了綠水青山,湖淡村正在著手謀劃發展新產業”。

  文昌市馮坡鎮人大主席邢增露說,湖淡村村民實現垃圾分類的事已經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住建、水務、農業等部門以及其他鄉村群眾紛紛前來調研、參觀,文昌相關部門將支持鄉村建設污水處理體系,進一步完善村莊基礎設施。

  (本報文城3月14日電)

編輯:黃藝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